最好的事,莫過於時光流過去之後,你珍愛的舊人舊物甚至舊時的感覺都還在;
能夠持久的東西一定有重量,一定經得起時間反覆地衝刷和淘洗。
在動盪的生活裡兜兜轉轉,陪在身邊的始終是那幾個人,
埋在心裡的還是原來的那些念想,是難得的幸事。